<address id="rjdvv"></address>

      <address id="rjdvv"><listing id="rjdvv"></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rjdvv"><nobr id="rjdvv"></nobr></address>

                <address id="rjdvv"><nobr id="rjdvv"></nobr></address>

                        <address id="rjdvv"><form id="rjdvv"></form></address>

                          《穿成惡女后每天都在洗白》最新章節,唐竹筠,秀兒 全文免費閱讀

                          小說:穿成惡女后每天都在洗白

                          小說:古代言情

                          作者:采薇采薇

                          簡介:穿越成花癡,醒來就是爬床現場,唐竹筠轉身就跑——這床不爬了!開玩笑,她爹是狀元,哥哥是狀元,兒子還是狀元,罩著她橫著走,要什么男人?身為神醫,專心搞事業,救死扶傷,男人退散!晉王哀怨臉:說好的要爬床,本王等了個寂寞。萌寶團寵,發家致富,醫女無敵,1v1雙處。

                          角色:唐竹筠,秀兒

                          穿成惡女后每天都在洗白

                          《穿成惡女后每天都在洗白》第1章 穿成花癡免費閱讀

                          “秀兒,是你嗎?”

                          唐竹筠睜開眼睛,只覺得眼冒金星,雙膝火辣辣的疼,看著面前神色焦急的丫鬟,試探著喊了一聲。

                          她,二十二世紀的名醫,剛通宵做完兩臺手術,去食堂吃飯的時候滾下臺階,原本以為是大型社死現場,沒想到卻是穿越現場。

                          頭腦中立刻涌入了許多并不屬于她的記憶。

                          她叫唐竹筠,二十歲,大理寺卿唐明藩之女,京城中赫赫有名的恨嫁女花癡。

                          可憐唐明藩一代賢臣,兩袖清風,卻被這個不成器的女兒弄得早生華發,名聲掃地。

                          “姑娘,您沒事吧,嚇死奴婢了?!毙銉后@魂未定地道,伸手要扶她起來。

                          完了,是真的穿越了。

                          來不及感慨,唐竹筠只想拔腿就跑。

                          因為她是被門檻絆倒摔了一跤,而現在屋里床上正躺著一個不省人事的男人,也是她的目標——晉王。

                          前身作死恨嫁,把京城四公子騷擾了個遍;不久前皇上流落民間的兒子晉王認祖歸宗,豐神俊朗的模樣就被愚蠢的前身惦記上了。

                          今日是大長公主府的賞花宴,目標主要是給這位晉王擇妃,唐竹筠吃了熊心豹子膽,把這位爺放倒了,現在進入了爬床階段。

                          “走,快走!”唐竹筠爬起來,抓起地上丟的荷包,看到有白色粉末,還舉起來聞了一下,然后沒多看一眼床上英俊的男人,揣好荷包,拉著秀兒就往外跑。

                          “不是,姑娘,您不是……晉王就在那里??!”秀兒呆呆地看著唐竹筠。

                          “讓你走你就走!”唐竹筠道。

                          來不及解釋了,快跑!

                          “姑娘,您不反悔了?”秀兒不確定地道,“您不是要睡晉王嗎?”

                          “我嫌命長??!我想睡不能去睡小倌兒嗎?”

                          “可是您之前去,因為沒錢被趕出來了……”秀兒小聲地道,“小倌兒要錢?!?/p>

                          “睡小倌兒要錢,睡晉王要命!你再啰嗦我就自己走了?!?/p>

                          前身是腦子進水了,才想著去算計一個親王;成不成,那都是不死也脫半層皮。

                          主仆兩人剛慌慌張張走到院子里,忽然聽到門外上鎖的聲音。

                          “不好,有人算計咱們?!碧浦耋蘖⒖桃庾R到不妙。

                          “那怎么辦?”秀兒慌亂地道。

                          無論如何都不能被人抓住,今天的局兒不是針對她就是針對她爹。

                          唐竹筠瞥了一眼秀兒:“你想攀附晉王嗎?你要有這心思我就成全你?!?/p>

                          “奴婢不想,奴婢不想!”秀兒嚇壞了。

                          唐竹筠又看了一眼圍墻,心一橫:“走,咱們爬墻去!”

                          她要秀兒先上,后者不肯,蹲在地上請她踩自己肩膀。

                          唐竹筠狠狠心踩了上去。

                          秀兒咬著牙慢慢站了起來。

                          唐竹筠這下站得高看得遠,以大長公主為首的一群貴人們正被丫鬟帶著往這邊走,大長公主她老人家的臉色鐵青,唐竹筠看得清清楚楚。

                          這下完了,被人甕中捉鱉,跑都跑不掉了。

                          “放我下來!”唐竹筠磨著后槽牙道。

                          就算形勢再壞,也得垂死掙扎,不能束手就擒。

                          片刻之后,外面果然響起了丫鬟的聲音:“就在這里?!?/p>

                          門被打開,簇擁著大長公主而來的一眾人便看到,唐竹筠正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拿著團扇漫不經心地扇著風,身后站著個丫鬟,主仆二人悠然自在,似乎在這里歇息。

                          唐竹筠裝得氣定神閑,實則慌得一批。

                          她假裝驚訝,隨即站起身來行禮道:“這是怎么了?大家都來了?公主府太大了,我迷了路,索性帶丫鬟來這里歇歇……這里是禁地不讓待嗎?那對不住了,秀兒,咱們走!”

                          腳底抹油,先溜為妙。

                          “站??!”大長公主呵斥道,“賊眉鼠目,成何體統!”

                          哎呀,怎么還罵人了?誰是賊?我偷什么了?

                          你的好侄子我也沒動,現在在里面好好躺著呢!

                          當然,這些話唐竹筠只能在心里說。

                          她現在的目光落下大長公主身邊的女子身上。

                          那女子十五六歲模樣,穿著月白暗花通袖襖,腰間掛著環佩荷包,下面套著石榴紅裙,裙底露出鑲嵌著明珠的鞋尖,烏發如墨,明眸皓齒,看起來端莊秀麗。

                          她叫阮安若,大理寺少卿阮行之的女兒,一直和唐竹筠“交好”。

                          阮安若故作驚訝地道:“竹筠,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在這里?”

                          唐竹筠略一回想阮安若做過的那些事情,就知道這是一朵盛世白蓮,今日的事情鬧成這樣,多半也是她挑撥設計的。

                          阮安若心高氣傲,覺得什么都比唐竹筠好,可是她爹就是被唐竹筠的爹壓在下面,所以一直慫恿唐竹筠去做荒唐的事情,希望她出糗,最好是連累唐明藩辭官才好!

                          有本事明刀明槍地來,欺負腦殘算什么?

                          唐竹筠氣不打一處來,陰陽怪氣地道:“安若你不是說今天一直陪著我嗎?怎么又把我丟下了?”

                          阮安若紅了臉,“我只是去給大長公主請安,轉身就不見了你……竹筠,你見到晉王爺了嗎?現在到處都找不到他?!?/p>

                          呵呵,真好朋友,急著插她兩刀。

                          唐竹筠道:“晉王爺是誰?我怎么從來沒聽過這位王爺?”

                          “可是你之前分明說過,要,要跟著晉王爺……竹筠兒別鬧了,王爺身份尊貴……”阮安若道,“鬧大了唐大人也為難。你現在就承認吧,大長公主殿下會網開一面的?!?/p>

                          嘖嘖,感動得涕淚縱橫。

                          唐竹筠打定主意咬死不認,又沒有被捉奸在床,她就咬著不知道晉王在此,誰能定她的罪?

                          所以她皮笑肉不笑地道:“安若既然一口一個晉王爺,和他這么親密,那你一定知道他的去向嘍?!?/p>

                          “我沒有,竹筠你不能這般說話?!比畎踩艏t了眼圈。

                          “都夠了!”大長公主不是個好脾氣,掃了她們一眼,厲聲道,“進去看看晉王在不在!”

                          “姑母,我在此?!?/p>

                          帶著磁性的低沉聲音響起,聽在唐竹筠耳邊那便是驚雷——這不是被她藥翻了的晉王嗎?

                          這廝竟然是裝的?

                          哦,對了,好像確實是哦。

                          剛才她沒仔細想,現在一想,原來她確實被騙了。

                          “王爺,您怎么和竹筠在這里?”阮安若驚呼一聲。

                          “你一定要把屎盆子扣到王爺頭上嗎?”晉王身后走出一個侍衛模樣的人。

                          “屎盆子”卻松了口氣,晉王帶著侍衛,她帶著丫鬟,怎么說也不是私會了。

                          ——

                          作者有話說:

                          逗比作者來啦,歡迎五星評價,不給放學留下,嚶嚶嚶哭給你看~

                          原創文章,作者:采薇采薇,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jmwvf.com/2437.html

                          發表評論

                          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色噜噜狠狼综合在线_偷自视频区视频厕所_日本无卡无吗二区三区_亚洲ckplayer中文字幕,亚洲欧美国产综合换脸,神马影院最新第九达达兔,亚洲人成网站在小说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