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rjdvv"></address>

      <address id="rjdvv"><listing id="rjdvv"></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rjdvv"><nobr id="rjdvv"></nobr></address>

                <address id="rjdvv"><nobr id="rjdvv"></nobr></address>

                        <address id="rjdvv"><form id="rjdvv"></form></address>

                          《寒總,夫人這次真死了》最新章節,寒司夜,蘇沐 全文免費閱讀

                          小說:寒總,夫人這次真死了

                          小說:現代言情

                          作者:沐茵

                          簡介:【言情總裁+虐心+重生】一碗墮胎藥,讓她孩子流失,一紙判決書,讓她命不久矣。她說:“想要離婚,必須陪我一天?!彼f:“今天過后,必須離婚”。他把她當成心愛人的儲血工具,只為保護他白月光。赤月曾以為,寒司夜是她的星辰,卻得知他的呵護只是為了毀滅,一紙離婚書:協議離婚,凈身出戶,徹底擊潰她的理智。他以為她死不掉,卻看到她病情診斷書……他痛苦卻只能看她從樓上跳下。寒司夜,愿來世永不見。

                          角色:寒司夜,蘇沐

                          寒總,夫人這次真死了

                          《寒總,夫人這次真死了》第1章 離婚,一紙診斷書免費閱讀

                          “喝了這碗墮胎藥,快點?!?/p>

                          一把拽起床上的女人,男子臉色青紫,如雕刻般俊美的臉上盡顯不耐煩。

                          “我不要,寒司夜你不能傷害他?!?/p>

                          “我管你,今天他必須死,這孩子來歷不明我不會讓他生下來?!?/p>

                          一只骨節分明的大手鉗住赤月的下巴,她被重重地按在墻上,那碗藥就這樣灌進她的喉嚨,苦的她一陣干嘔。

                          她被他甩在床上,匍匐著,淚水滑落在白色床單上,頃刻間染濕,眼角的淚,如同一滴珍珠,璀璨奪目。

                          “咳咳……寒司夜,他是你的孩子,為什么?你就是容不下他?”

                          “我對你從無二心,他是你的孩子,你竟不相信我?!?/p>

                          冰冷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猶如索命羅剎,讓她無力反駁。

                          “因為他不配,我的孩子只有蘇沫有資格生,你沒有,更何況他不是我的,那一夜你做了什么?你清楚?!?/p>

                          “我做什么呢?”

                          “你和南飛躺在床上,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你自己做的事你自己清楚?!?/p>

                          赤月抬起頭,看著他冰冷的臉龐,心口梗著一根刺,痛的她連口水都吞不下去,肚子處傳來一陣刺痛,一陣一陣,那痛越來越明顯,她抓住床單,大汗淋漓,整個人從床上栽倒在地,發出一聲巨響,血順著大腿流了下來,觸目驚心,一股血腥味彌漫整個房間。

                          “你裝什么裝?一碗藥,你就受不了啦!你給我的痛苦,那才是如蟻嗜骨?!?/p>

                          勉強抬起頭,她冷冷地看著他,“痛苦?你跟我談痛苦,你讓我們赤家沒落,讓我父親入獄,讓我母親跳樓,這一切我該跟誰算?”

                          一提到這事,寒司夜怒了,忙走過去,手握住她的下巴,使勁摩擦,咬牙切齒道:“跟我算賬,你不配,這是你們赤家的報應,也是你的報應,今天我把離婚協議書簽好,明天我們就去離婚?!?/p>

                          話落,一把甩開她,寒司夜大步走了出去,修長的身影劃出一道優美弧度,關上門,消失在門外。

                          “呵呵!”

                          赤月笑了,笑的凄美,肚子一陣墜痛,她知道那是孩子化成一團血水,正要離開自己。

                          不,不可以,她還要這孩子救雪兒。

                          淚,無聲落下,她朝著外面走去。

                          冰天雪地里,大雪紛飛。

                          一道纖瘦的身影跌跌撞撞地在雪地里蹣跚,波浪般棕色的頭發垂在胸前,一身白色裙子被染紅,那血就這樣順著她的大腿滴落在雪地里,猶如雪中梅花,綻放的極致妖艷,也觸目驚心。

                          “孩子,我的孩子,你會沒事的,你還要救姐姐,你不能有事?!?/p>

                          別墅外的女人捂住疼痛的肚子,彎著腰一步步艱難前行,風吹干了她的淚水,冷,徹骨的冷,痛,徹骨的痛,可這些都比不上她心里的痛,那種毀滅性的痛。

                          她愛了他五年,卻換來了一句,你不配。

                          醫院里,她縮在角落里,握住報告單的手青筋暴起,她整個人都在顫抖,往日那狡黠漂亮的大眼睛已經沒了神采。

                          “小姐,孩子是沒保住,才三個月,直接藥流救不了啦!不過流了也好,因為你的身體經不起折騰,你家人沒跟你一起來嗎?”

                          一個女醫生滿臉惋惜,神情凝重,有些不忍,多么年輕的一條生命,才27歲,孩子沒了就算了,可卻得了這種病,還那么嚴重,她甚至都不忍心告訴她。

                          赤月苦笑一聲,片刻后才反應過來:“我沒有家人?!?/p>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她也覺得好笑,當初她有個幸福的家,爸爸媽媽和她,如今沒了,爸爸在監獄,媽媽跳樓而死,而這一切都是她最愛的寒司夜給的,她又去哪里找家?

                          醫生搖搖頭,指了指她手中的檢查報告單輕聲道:“宮頸癌晚期,無治愈可能?!?/p>

                          “你不能要孩子了,你的身體格外透支,嚴重營養不良,子宮也無力再生孩子了,有了孩子更是雪上加霜?!?/p>

                          “回去該吃吃該喝喝或許還能多活一二年?!?/p>

                          “砰?。?!”

                          她的聲音仿佛鐵錘一般擊打著她,讓她呼吸一窒,她顫顫巍巍的看著那張檢查報告單,上面的數據她不懂,可是她卻清楚的看到那幾個大字,宮頸癌晚期,建議入院治療。

                          她掙扎著出聲,聲音沙啞:“那我還有多久時間?”

                          “要是化療的話有三四年,要是不管的話最多二年,前提是不能要孩子?!?/p>

                          醫生如實回答。

                          赤月開始沒來由的顫抖,她把眼中的淚硬生生給憋回去,“要是我要孩子的話會如何?”

                          “那就是賭命,有可能孩子都生不下就……”。

                          醫生再也說不下去,搖搖頭,朝著辦公室走去,這是年輕女人輩中最嚴重的病了,她的病已經是晚期,活不了多久了。

                          偌大的市人名醫院走廊上,頹廢的坐著一個女人,她把頭埋在膝蓋上,淚水悄無聲息落下,手上的檢查報告單掉在地上。

                          一張檢查報告毀了她所有的夢,她一直偽裝的堅強巋然崩塌。

                          穩定情緒,赤月擦干眼淚,起身朝著外面走去,不,堅決不可能,她必須要孩子,而且要盡快,小雪等不了,她必須在這一年生下孩子。

                          孩子掉了無所謂,她再來一次。

                          她要用自己的命換孩子一命。

                          醫院外面,還是大雪紛飛,天色卻變得很暗,風吹的樹木莎莎作響,寒風擊打在她單薄的病號服上。

                          抬起頭,站在大雪中,任由雪花滴落在她的身上。

                          她好像聽到雪兒的聲音,“媽媽,我要爸爸?!?/p>

                          “媽媽,我要活著?!?/p>

                          這一聲爸爸,讓她瞬間泣不成聲。

                          猶記得,五年前她父親和他的爸爸合伙開公司,公司快速發展,在上市期間,寒司夜的爸爸開著車帶著他的媽媽還有一個女性朋友去跟他會合吃飯,卻跟赤月父親的司機相撞,車毀人亡,死相慘烈,唯一活下來的只有那個女人,還必須換肝臟,輸血才能活。

                          她聽說那女人最后成為了他的女朋友。

                          所有證據都證明,這是赤月父親的陰謀,為了獨攬大權孤注一擲,可警察卻執意說這是意外。

                          就這樣寒家從此沒落,而赤家卻依舊輝煌。

                          其實早在兩家合作的時候,她在游泳館救起一個男人,那男人就是寒司夜,她對他芳心暗許,可是他卻不知道。

                          為了報復,寒司夜對赤月下手了,他看出了她的心思,忍著心里的仇恨,接受她的關心,對她呵護備至,娶了她,卻又想毀了她。

                          父親入獄,母親跳樓,赤家沒落。

                          為了保住肚子里的孩子,她走了,一走就是一年,生下孩子,孩子卻在三個月的時候得了嚴重的白血病,這病需要臍帶血所救,只要生下孩子,她的女兒便有救了,所以她回來了。

                          在她的家里,她看到他的懷里抱著她的閨蜜,蘇沐,如膠似漆,恩愛兩不疑。

                          那天她才知道,原來蘇沐便是之前車上受傷的女友人,她記得那段時間蘇沐一直追一個姓寒的學長,卻總是追不到,黯然傷神,從車禍后寒司夜一蹶不振,這才讓蘇沐鉆了空子。

                          赤月回來了,被他肆意踩在腳下,他說她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床伴而已。

                          更可笑的是,她的血能救他的情人蘇沫,因此她變成了一個造血的工具,他甚至還在思索著如何說服自己去給蘇沫捐贈肝臟。

                          哈哈!多么可笑。

                          他是她的丈夫,卻一心要她死。

                          回到家,她已經凍得整個人青紫,連忙把濕透的衣服換下,裹上棉被,她掏出手機,撥打過去。

                          電話一次又一次被掛斷。

                          赤月沒有放棄,再一次撥打過去。

                          這次有點詫異,他接通了電話,暴怒的聲音傳來:“赤月,你一天到晚老打電話給我,到底想干嘛?”

                          忍住心痛,她笑的無力,“寒司夜,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你想聽哪個?”

                          寒司夜不耐煩道:“夠了,我沒空聽你的任何消息,沒事的話,掛了?!?/p>

                          “等一下,我同意離婚?!?/p>

                          她的聲音透著悲涼,無奈,到是讓寒司夜有些怔愣,這一年來,他一直威逼利誘,用盡手段,她就是不肯離婚,而今天她卻如此干脆。

                          這女人又在作什么妖?

                          ——

                          作者有話說:

                          原創文章,作者:沐茵,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jmwvf.com/?p=3378

                          發表評論

                          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色噜噜狠狼综合在线_偷自视频区视频厕所_日本无卡无吗二区三区_亚洲ckplayer中文字幕,亚洲欧美国产综合换脸,神马影院最新第九达达兔,亚洲人成网站在小说图片